GCP培训 / 新型冠状病毒专区

张文宏解答新冠疑惑:国内报道后遗症?抗体不具保护性?

来源:网易新闻

2020年的上半年,全世界被小小的新冠病毒搅得天翻地覆。面对依然严峻复杂的疫情,不少人也对疫情有了新的认知和新的疑惑。

目前,国内的新冠康复者是否出现后遗症?抗体水平下降是否具有保护性?有病人出现重复感染吗?疫苗是否还有希望?未来的挑战如何?

为解答这些疑惑,美国普林斯顿大学讲席教授、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颜宁担任主持,于7月3日邀请张文宏等在内的五位专家开展直播节目,线上共同讨论国内外新冠疫情的形势,分析国际疫情的走向与未来。

目前,国内针对新冠肺炎轻中症和重症患者的后遗症报道并不多。直播中,张文宏表示新冠后遗症是话题,而不是问题,目前判断新冠后遗症还为时尚早。

张文宏表示,全国疫情真正结束是在今年3月份,湖北省外大体结束;4月份全国基本结束。第二轮都是输入性的,我们第一波350个病人,3月份就结束了,第二波现在没有结束。这么短的时间内还很难评估它的后遗症。

什么叫明显的后遗症?有些功能突然没有了,比如呼吸功能大幅度降低,或者出现心率失常、明显的蛋白尿、明显的肾功能不行了,等等。前一段时间还流传性功能会受影响,你说生重病的人谁会觉得自己各方面功能都很好呢?还有问会不会影响生育的,我说10个月都没到,怎么判断生育情况?至少出院以后一年多才能判断吧。

我自己比较了一下,新冠的后遗症和SARS比起来非常轻。我有个病人重症插管ECMO的,出去两三个礼拜居然就送个锦旗到我的病房里来了。从这一点来看,它跟当时的SARS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但远期怎么样还不好讲。也有很多人说,出院后跑步跑不动了,才两三个月,怎么算它的后遗症?说句实话,一个健康人在床上躺两个月什么也不做,体能也会下降,更何况生了一场重病。现在讨论后遗症我认为为时过早。

6月22日,英国《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的一项研究显示,新冠病毒感染者痊愈后体内抗体水平会迅速下降。而国内的专家也表明,疫苗或许无法提供终身免疫,需要定时进行疫苗注射。

那么抗体水平下降还具有保护性吗?张文宏表达了自己的见解。

张文宏表示,抗体水平下降在临床上并不代表免疫力下降。所有的免疫球蛋白都有半衰期,如果我们长期不和病原体接触,势必会观察到抗体水平下降,这是免疫的自然现象。

问题的关键是,免疫记忆细胞二次接触病毒以后,会不会迅速启动我们的抗体反应。例如,很多人打了乙肝疫苗以后,抗体水平也是下降的,但是从来没有叫你不断地重复打疫苗。

现在媒体解读成“抗体水平下降就不能提供保护了”,引起大家的担心,导致大家以为打疫苗以后免疫力不能保护,其实这是两码事。将来疫苗在什么时间要打,打了是不是提供永久性的保护,这些需要再进一步的观察。

要验证抗体是不是具有保护性,要看有没有出现重复感染的病例。出现重复性感染的病例才有意义。所以我现在寄希望于美国医生能够持续观察,因为美国还是高发地区,有机会观察,中国没有条件观察重复感染的现象。

针对美媒6月16日报道的新闻,德州一女子在4个月时间被两次确诊为新冠肺炎,张文宏认为个例完全无法确认重复感染,并且该报道并未出现在学术期刊上,容易出现误导。

张文宏认为,我们仅仅通过大众媒体来认识科学道理是远远不够的。我认为现在的报道都不足以证明“现在的抗体不具有保护性”。

目前中美都在加速研究疫苗,但疫苗似乎还是遥遥无期。从研发到制药,疫苗卡在哪一关了?病毒毒株变异是否会影响疫苗开发?对此,张文宏认为开发疫苗只是时间问题,仍需保持希望。

张文宏认为,国内研发的灭活疫苗成功希望更大。目前国内疫苗产能充足,这也是中国本次突出研发灭活疫苗的主要原因,灭活疫苗里最大的是ADE(抗体依赖性增强)的问题,所以具体还要等三期临床研究出来。

美国进入三期临床研究的是mRNA疫苗。所有的分子疫苗、核酸疫苗到现在为止确实没有成功过,但是核酸疫苗的产能可以扩得特别大。现在疫苗基本上是进入三期临床,从这个结果来看,如果没有什么特别意外,相信今年年底初步会有结果出来的。

如果结果不好,才轮到亚单位疫苗。而亚单位疫苗如果要做,就会碰到毒株突变造成疫苗失效的问题。即便如此,亚单位疫苗技术也是非常成熟的,副作用也非常小。流感病毒的变异度很大,但是新冠病毒是正链的RNA,病毒变异的影响可能要小一些。

张文宏表示,现在世界上甲肝已经控制得很好了,公共卫生和疫苗接种都做得很好。所以针对疫苗的变异问题,哪怕今年年底不成功,明年亚单位疫苗也可以再尝试解决问题。因此疫苗的开发就是一个时间的问题。

现在大家日子还是比较难过的,事实上整个世界如果保持现在这个状态是非常危险的。现在才几个月,全球经济受到的打击如此之大。如果乐观一点,疫苗研制非常成功,今年年底出来,再扩大产能,全世界也得明年年中才能用上,那么就还有9个月到1年的时间,如果经济不能有效地启动,风险是极高的。

北京6月初暴发的小规模疫情让所有人为首都捏了一把汗。目前北京疫情态势已经完全可控。而北京真正面临的挑战,不是能不能控制住,而是用多少代价控制住。对此,张文宏在直播中谈了谈未来的抗疫趋势。

张文宏表示,目前,现在很多国家都是把自己国家的门锁了,别人进不来。但西欧控制的比较好,它第一个先打开,对美国打开,对其他国家也打开,开放得越来越充分。这意味着,这些国家将来会面临不断的、动态的少量输入,这对于整个东亚都是极大的挑战。

而如果追求零病例,我们的压力会非常大。除非我们再也不打开国门。国门一打开,零病例就不可能。避免人群聚集、加强食物的交流防范、保持社区隔离、戴好口罩,这些点如果都做到的话,我个人觉得将来国内要逐步进入到动态防疫中,而不是进行非常严格的控制。

北京这次给我们做了非常好的典范。农贸市场暴发,首先我们知道这样的地方是非常危险的,在什么情况下会导致暴发,这是第一点需要学习的。第二,我们如何进行精准防控?采取精准防控以后,我们检测要做到什么程度?是只对高风险区域进行全面检测,还是扩大检测量?

将来各个城市一旦出现散发病例,我们的精准防控是放在一个街区的还是放到更大的区域?这次北京精准防控的模式将来全国可以学习,但不见得全国都采取一模一样的防控方式。北京是全国的首都,它整体采取偏严的防控态势是可以理解的。如果全国都偏严,下一阶段经济重启和国家边境的重启都会遇到一些困难。而秋冬季来临以后,我们国家怎么走,政策制定者还面临挑战。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