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CP培训 / 新型冠状病毒专区

《细胞》:其他冠状病毒的交叉活性抗体并不能预防新冠病毒的感染

复制冠状病毒属的病毒是具囊膜(envelope)、基因组为线性单股正链的RNA病毒,是自然界广泛存在的一大类病毒。人冠状病毒最早在1965年就已被分离出来,它们可引起人普通感冒、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但相互之间在流行病学特征上又存在一定差异。既往的一些研究认为,曾经有过此类冠状病毒感染史的人群会产生相应的抗体,理论上对同属的新冠病毒也应具有一定免疫力。近日一项由Elizabeth M. Anderson等美国学者主导的研究,在《细胞》杂志上发表成果:《Seasonal human coronavirus antibodies are boosted upon SARS-CoV-2 infection but not associated with protection》,进一步明确了冠状病毒交叉抗体在新冠防治中的应用范畴。

复制虽然全球累计新冠病例数已经超过了1亿,但并非所有的感染者都会发展成重症。有一些个体在感染新冠病毒后,只会出现很轻微的症状,甚至无症状。另外,总体来看,儿童似乎对新冠病毒更不敏感。人们一度将这个现象归因于过去接触的冠状病毒产生的保护效力。

复制研究人员们分析了远在疫情爆发之前(2017年),血库中数百人的血液样本。其中,大约有20%的样本带有针对冠状病毒的抗体交叉活性。这表明这些抗体不仅能识别导致感冒症状的冠状病毒,也可以结合新冠病毒。但结合能力并不等于中和能力。后续的研究发现,这些具有交叉活性的抗体,并不能真的中和新冠病毒,和后续是否会得新冠也没有什么关联。而且,无论是儿童还是成人,这些抗体的水平都非常接近,因此也不能解释为何儿童更不容易受新冠感染的影响。

复制综合这些数据,研究人员们指出,就算原来接触过某种冠状病毒,就算会产生具有交叉活性的抗体,这些抗体都不会预防新冠病毒的感染。“我们发现许多人在疫情爆发前,就有能够结合新冠病毒的抗体,但这些抗体不能预防感染。”本研究的负责人Scott Hensley教授说道。

复制但Hensley教授也希望这些抗体能有另外的积极一面:“尽管之前感染冠状病毒产生的抗体不能预防新冠感染,但之前产生的记忆B细胞和T细胞还是有可能起到一定水平的防护,可能至少能减少疾病的严重程度。”当然,他也承认需要更多的研究,才能支持他的这个假设。

复制未来,我们也期望科学家们能尽快阐明为何不同个体在疾病严重程度上有区别,从而找到预防重症出现的方法。在变异病毒层出不穷的当下,病毒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但只要能控制重症疾病,或许新冠对我们而言,也将不再可怕。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留言

你必须 登录后 才能留言!